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科技

樂視燒掉一千億,大敗局的血淚教訓

時間:2017-07-13 23:53:18 來源:jiduu.com

樂視生態帝國正在分崩離析。

上周,賈躍亭辭去上市公司董事長職位,160億元的股權被凍結,旗下業務一個個的被變賣、清算,已經沒有哪個好同學還能夠將他拯救于水火之中了。

樂視之敗,敗在哪?

敗在他的貪婪與野心。

樂視上市八年來,在一級市場、二級市場,累計募集了上千億元的資本,業務涉及電視、手機、汽車、影視、體育、電商、云計算,熱門行業幾乎無所不包。

這里面,沒有一項業務是賺錢的。

每天失血上億元。

傻子都知道不可持續。

然而竟然還有那么多人在為他叫屈,說要包容這樣的創業者,為他的理想和抱負感動得熱淚盈眶。

說這種話的人不是腦殘,就是別有目的。

辦公司,做生意,只有專注于 核心業務,好好做產品,獲得用戶的喜愛,才是強盛的根本。

所有四處燒錢,玩概念,追趕泡沫的公司,都將被引火 自焚。

你們沒有活下去的資格。

壓垮樂視最后一根稻草的是股權質押,據年報數據披露,經過多輪股權質押之后,賈氏家族超過90%的股份都已質押。

一旦股價跌至平倉線以下,“崩”一聲爆倉,所有的夢想都將灰飛煙滅。

假作真時真亦假。

其實何止是賈躍亭,如今大概是A股的上市公司老板們最焦慮的時刻了。

目前A股市場中,近3000只個股參與了股權質押,股權質押標的總市值已超5萬億元,而他們的風險正一天天逼近。

今年5月,上市公司補充質押的公告數大幅增加,達到了140條,創下歷史新高。

其中,勤上股份、德豪潤達等公司先后申請了停牌,補充質押資金。

據勤上股份披露,截至4月25日,控股股東東莞勤上集團有限公司質押的公司股票占所持公司股票比例為99.03%;實際控制人李旭亮、關聯人李淑賢質押的股票占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均為100%。截至4月25日收盤,相關股份質押已接 近平倉線。

類似的風險此前已屢見不鮮,比如2016年熔斷后,顧地科技、同洲電子等公司就先后發生了實際控制人變更的情況。

因為這些股權,大部分是在2015年牛市狂熱時高位質押的,一旦股價下跌,危機就暴露無遺。

平時還好,但你要知道,目前的大趨勢是注冊制開放,A股市場供需逆轉,中小公司的股價下跌和流動性衰竭是一個近乎無解的困局。

這就像是你親手訂下的靈魂契約,惡魔附身,你以為你找到了實現夢想的捷徑,卻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撒旦的奴隸。

沒有什么比這更可怕的結局了。

1

活下去的唯一辦法,就是好好做產品。

別無他途。

我們看兩個案例,他們的對比背后折射了A股上市公司老板們的兩種迥異思路。

2010年8月12日,樂視網上市。

3個月后,信維通信也在創業板上市了。

樂視網所在的互聯網視頻領域,是投資者們所追捧的風口,估值高高在上;而信維通信所做的手機天線,卻實在是不起眼,就跟紐扣、打火機一樣,極之普通。

不管怎樣,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都不過是業內的二線玩家。

在視頻領域,樂視的上面有優酷、騰訊視頻、愛奇藝,在手機天線領域,信維通信的上面也有Laird、Pulse、Amphenol、Molex等一眾跨國公司,國內的碩貝德也比他積累更深厚。

IPO成功,樂視融資6.81億元,信維通信融資4. 89億元。

這筆錢怎么花,考驗著他們的智慧。

當錢來得太快,往往就容易被沖昏了頭腦,不懂得珍惜。

他們忘記了,融資只是一種加杠桿行為,用得好可以事半功倍,用錯了地方也可以萬劫不復。

錢的去處很快就有了方向。

樂視選擇了擴張新業務。

2011年,樂視影業成立,賈躍亭挖來光線影業的高管張昭,開拓線下。

同年10月,網酒網成立,樂視進軍酒類電商市場,將觸角伸向了互聯網巨頭們的領地。

2012年,樂視超級電視推出,以補貼燒錢的方式,入侵硬件市場。

電商、電影、電視,分屬于線上、線下、零售、文化、硬件等不同領域,對競爭力的要求差異巨大,并且都在各自領域內存在著實力強大的對手。

夢想家賈躍亭就這樣毫無畏懼的出發了。

信維通信的彭浩要謹慎的多,他手里的4. 89億元被分配到了三個去處。

第一個,1.9億元改造終端天線技術;

第二個,3250萬元建設研發測試中心;

第三個,1.98億元收購了一家叫北京萊爾德的公司。

三個去處,其實都是一個目的,做強主業。

萊爾德是一家出身自北歐瑞典的跨國公司,業內排名第一的天線公司,跟隨著瑞典愛立信和芬蘭諾基亞成長起來,一度掌控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份額。

無奈,蘋果的崛起,三星的超越,讓諾基亞巨人倒地,萊爾德危機四伏,搖搖欲墜的支撐了幾年之后,最終絕望的選擇了放棄。

信維通信得知這個消息后,立即就下了收購的決定。

這是一筆蛇吞象的收購案,2010年,北京萊爾德的營收為10.7億元,信維通信卻只有1.4億元,兩者近乎有8倍的差距。

這更是一次充滿荊棘的冒險,2011年,北京萊爾德營收下滑30%,虧損3900萬元,而信維通信的利潤也不過只有5300萬元。

一個泥足深陷中的巨人,客戶正在一個個死去,從諾基亞、愛立信,到摩托羅拉、LG,萊爾德的所有客戶都在撤離手機業。他的巨額虧損,也足以拖垮弱小的信維通信。

但信維也看到了機會。

那時候的信維,客戶主要依賴東莞的手機三劍客:OPPO、VIVO、金立,小日子雖然過得不錯,但技術上自知離業界龍頭還有一段距離。

他想打入蘋果產業鏈。

2010年,蘋果iPhone 4代出世, 革命性的產品令他風靡全球。但是沒多久,天線門事件就爆發了,成為蘋果進軍智能手機以來最大的危機。

所謂天線門,指的是iPhone 4的一個缺陷,用戶只要一握緊手機,信號就會迅速衰減,幾乎接收不到通信信號。這個致命的問題,讓蘋果受到了大量的投訴,焦頭爛額。

信維深知其中的問題所在。

智能手機時代,功能越來越強大,屏幕也越來越大,這樣必然導致一個結果,就是耗電量的越來越大,但是,手機的一個基本設計方向又是越來越薄。

這就產生了一個結果,細小的手機內部空間,每一寸每一毫米都必須為電池提供棲息之地,以提供更長久的續航時間,而其他的所有功能零件都成了被升級,或者被 革命的對象。

傳統的金屬天線也不例外。

于是LDS天線技術就應運而生了。

LDS天線技術,也就是激光直接成型技術(Laser-Direct-structuring),利用計算機按照導電圖形的軌跡控制激光的運動,將激光投照到模塑成型的三維塑料器件上,在幾秒鐘的時間內,活化出電路圖案。

通俗的說,就是激光3D打印,直接將天線打印到手機外殼上,好處很明顯,節省空間。

這毫無疑問是手機天線技術的一次 革命性進化,科技含金量 大大提升,再也不是山寨小廠誰都能夠涉足的生意了。

蘋果當時應用的就是LDS技術,但是當時的設計顯然還不太過關,以至于當人手握住手機的時候,與天線接觸產生了短路,形成了始料不及的“天線門”事件。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信維上市之后,就將一半的融資金額投入了對這項技術的研發之中,傾盡全力。

即使如此,還有兩個難題需要解決。

第一,信維通信2006年創業,至今不過4年多時間,研發團隊的積累還很薄弱;

第二,蘋果這樣的大客戶,不僅僅看技術,還要看質量,看資質,從接觸到拿到訂單,一來二往至少要3年。

然而時間等不起。

A股的上市公司老板們,大多白手起家,不畏艱難與險阻,善于抓住風云變幻中的每一個機會。

既有賈躍亭這樣的夢想家。

也有信維通信的彭浩這樣的冒險家。

2012年,信維通信1.98億元吃下北京萊爾德,他相信這是躍進高端天線市場的關鍵一步。

熟悉君臨文章的朋友們都知道,2010-2012年之間,是中國產業升級的一個關鍵轉折點,相當一批中國公司抓住了金融危機之后的資產貶值潮,抄底歐美技術公司,就此鯉魚躍龍門。

吉利收購了沃爾沃,均勝電子收購了德國普瑞,巨星科技收購了美國Goldblatt……這些收購過后,技術實力在業內脫穎而出,奠定強者地位。

即使是今天風光無限的騰訊,也得益于2011年那一次對拳頭公司的收購,獲得了風靡全球的《英雄聯盟》技術團隊,一番消化吸收之后,才有了今天的頂梁柱《王者榮耀》。

2

可惜的是,投資者總是充滿了短視的目光。

樂視的四處征伐和信維的孤注一擲,在資本市場獲得了完全相反的對待。

2013年,樂視影業先后拉來張藝謀、郭敬明、孫儷、黃曉明等19位明星股東,將半個影視圈納入麾下,這些動作幫他A輪融資2億元,B輪融資3.4億元,估值水漲船高。

賈躍亭很快就摸透了A股資本市場的脾氣,知道這幫子散戶喜歡聽故事,炒概念,于是什么風口吸引眼光就往什么風口趕。

明星吸引目光,那么我就拉攏明星,即使再貴我也不在乎。

2014年,樂視體育成立,再將劉濤、孫紅雷、周迅、王寶強等11位明星拉為股東,另外半個娛樂圈也盡入甕中。

在強大明星效應的背書下,樂視體育獲得了A輪8億元,B輪80億元的融資,估值迅速攀升至215億元。

如此高的估值下,樂視體育有什么出色的產品嗎?

答案是:以業界最貴價格買回來的一大堆獨家版權。

有錢了嘛,當然要趕緊燒起來,于是F1賽車、英超、意甲、亞冠聯賽、ATP網球巡回賽、中超等版權陸續以不可思議的價格買回來。

比如中超版權,樂視給出的報價是 27億元,不論貴賤,但求擁有。

投資者為此興奮的徹夜難眠,似乎千億元的盛宴已經擺在面前,只等待著下筷子就是了。

他們完全忘記了一個事實,版權生意的本質是低買高賣,賺的是差價,就跟零售業一樣的需要在成本上精打細算。如此大手大腳的土豪式搶購,能夠掙到錢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賈躍亭的夢想拼圖仍在不斷繁衍,樂視手機推出。

為了盡快獲得市場份額,樂視手機以低于成本價發售,為了盡快獲得供應鏈和渠道,樂視以21.8億元買下了酷派,準備大展拳腳。

你知道手機行業的玩家有多少嗎?

這是一個從蘋果、三星、華為,到深圳白牌機,全球超過一萬個品牌的行業,競爭之殘酷,淘汰之激烈,360行無出其右。

并且這個行業的淘汰賽已經開始,早期的聯想、中興、酷派都已日落西山,沒有獨門技術,連西北風都吃不到。

四處出擊,讓樂視的營收規模節節攀升,不斷放大的融資杠桿,又讓樂視足以將兵力投入到更廣闊的戰場,無孔不入的蔓延。

一個新的商業帝國似乎正漸漸成型。

很少人留意到一個細節,樂視進入的每一個領域,都是廣受 關注的熱門行業。理論上來說,這些行業的競爭者成千上萬,巨頭眾多,通常是最難以獲得成功的創業死地。

偏偏又是樂視最熱衷的行業。

因為賈躍亭很清楚,只有熱門的行業,PPT才有人看,估值才可能獲得溢價,融到更多的資金,支撐他的夢想不斷延展。

鎂光燈下,賈躍亭振臂一呼,狂熱的粉絲簇擁在周圍,讓他的形象如英雄般偉岸。

相反,細小而不受 關注的手機天線,注定是一個乏人問津的冷門行業。

即使是收購了業內龍頭,信維在媒體那里聽到最多的,通常也是冷嘲熱諷的質疑。

因為2013年的信維,業績確實堪憂。

營收3.52億元,虧損6820萬元。

更可怕的是,萊爾德的第一大客戶,貢獻營收70%的諾基亞正式選擇賣身微軟,第二第三大的客戶摩托羅拉和愛立信已幾乎銷聲匿跡。

媒體的報道是這么描述的——

“信維通信雖然成功收購了萊爾德(北京),但該子公司卻發生了人事大“地震”,中高層大換血,且技術人員也流失了一大部分。

2月26日,中國資本證券網前往位于北京亦莊經濟開發區的萊爾德(北京)所在地,此時公司名稱已經變更為信維創科。

一位在萊爾德(北京)(現為信維創科)有過5年工作經歷的工作人員透露,公司中高層已經大換血,全部換成了信維通信派來的人,且技術人員也走了一大部分。

而另外一位工作人員也表示,公司目前處于混亂狀態。”

多么可怕的現場。

估計沒有任何一個投資者看了這段描述,還能鎮定的等下去。

很少有投資者留意到以下這些事實:

2013年,信維通信投入研發資金4745萬元,占當年營收占比的13.47%。這個比例在A股公司中鳳毛麟角,足可見其對產品和技術的信仰。

另一方面,信維通信全力攻堅LDS技術,設立了瑞典斯德哥爾摩、美國圣何塞、韓國水源、臺北、北京、深圳、上海七個研發中心。

借助萊爾德的技術團隊和質量控制經驗,信維很快就搭上了蘋果、三星、索尼等大客戶。

形勢,悄悄逆轉。

3

樂視帝國仍在擴張。

2015年,樂視18.75億元入股TCL電視,7億美元收購易到70%股權,收購美國法拉第汽車并10億美元建廠……

2016年,樂視9億元收購酷派余下股份,21億元入股北京國安俱樂部,宣布20億美元收購美國VIZIO電視……

不僅是電視、手機、汽車、電商、足球、影視、體育版權,樂視更開始入侵地產業。

據統計,樂視在重慶拿下了56萬平方米的土地,耗資34億元,北京三里屯的土地耗資29億元,雅虎在美國的19.7萬平方米土地,耗資16.44億元,浙江莫干山的數千畝土地,耗資4.2億元。

還有傳聞中和天津薊縣合作的樂視超級生態城,預計投資400億元。

今天的中國地產業,早就過了流金歲月,更多呈現出吞金獸的兇殘一面。你別看萬科、恒大、碧桂園等巨頭在地產界叱咤風云,實際上卻是背后大量的中小地產公司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困境。

淘汰賽里,考驗著每一個地產公司的資金運營效率。

像樂視這樣的莽撞者,注定將被碾壓,成為地產大亨們虎視眈眈的獵物。

那只叫做融創的狼已經盯上了他。

賈躍亭仍然不自知,沉浸在他的帝國宏偉夢想中。

這是個資本為王的時代,有錢就能辦成一切,只要資金足夠多,他的帝國可以囊括所有的行業,然后實現生態的化學反應。

通過直接融資,股權質押融資,發債融資,股權風險融資,各種手段已經融了上千億元,可是樂視仍然饑渴。

賈躍亭說,樂視的融資能力弱,要不惜一切代價找到資本高手。

他相信,資本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魔法杖。

而在偏僻無人處的信維通信,默默鉆研技術和產品,終于拿到了蘋果供應商的入場券,業績開始反轉,利潤跳漲。

有了蘋果的牌照,切入三星、華為等大客戶簡直就是降維打擊,輕松實現。

2014年利潤6千萬元,2015年2.2億元,2016年5.3億元。

曾經不相伯仲的本土同行已被遠遠拋離,行業內再無對手。

小小的一支天線,做出了400億元的市值,并且隨著技術的升級,還延伸出更多充滿想象力的商業空間。

以前一支金屬天線,只能賣出1元的價格,現在一支LDS天線,可以賣到5-6元,而未來,隨著5G通信時代的到來,天線的技術門檻越來越高。

信維目前已經做出了無線充電和NFC移動支付二合一的磁性天線技術,在三星Galaxy S7 手機中占據最大份額,超過所有競爭對手。

這種天線的單價超過了30元,比某些觸摸屏、攝像頭等零件的價格更高。

還有自動駕駛時代,據業界估計,一輛無人車的天線價格有可能要幾百美金,市場越來越大,路越走越寬。

命運是公平的,對于專注于經營,好好做產品的上市公司,業績一定會反映出來。

而專注于資本運作的公司,結局通常不太美妙。

4

2016年6月,在樂視帝國最輝煌的頂點,君臨寫下了《如果樂視生態能成,太陽一定是從西邊出來了》,對其商業模式進行了深入的解剖。

樂視的致命問題,不在于融了多少錢,杠桿加了多少倍。

真正的關鍵,在于樂視旗下的每一個業務,都缺乏競爭力,在行業內僅僅是二三流的水平。

并且因為涉足的都是競爭激烈的血海行業,每一項業務都缺乏盈利能力,于是只能不斷燒錢,直到將他的所有資本燒光殆盡,失血而亡。

沒有堅實的現金牛業務,卻到處討伐征戰,君臨能聯想到的,只有窮兵黷武的國王。

古時候的前秦帝國,苻堅大帝夢想著一統華夏,連年征伐,百萬雄獅卻在淝水這個小地方分崩離析,頃刻瓦解。

是苻堅的軍隊人數不夠多嗎?是東晉的軍隊太強大了嗎?

都不是的,僅僅只是因為前秦的根基不穩,內部矛盾尖銳。

做國王的,你的職責就是優化制度,發展生產,讓百姓安居樂業,如此才能萬民愛戴,蒸蒸日上。否則國窮民弱,怨聲載道,還四處征伐,不過就是一個徒有虛名的霸王。

這樣的故事,在歷史上俯拾皆是。

2017年的今日,這類故事的主角,又多了一個樂視。但故事遠未結束,A股的那些高位股權質押了的上市公司老板們,熱衷于資本運作的老板們,正在提心吊膽的 關注著自家公司股價的下跌。

與其焦慮,不如重新 關注你的主營業務,好好做產品,這是你在這個殘酷市場里活下去的唯一辦法。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投稿合作| 法律聲明|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2015-2017 極度網 閩ICP備11013817號-1

澳客微信群